第四十五章 事端起2事故發生
  晚飯之後,一家人又在客廳坐了一會兒,宋知之沒興趣參與他們婚禮的討論之中,轉身回房。

  易溫寒看著宋知之的背影,轉眸和聶文芝對視了一眼,也跟了上去。

  “宋知之。”身後,傳來易溫寒的聲音。

  宋知之正穿過後花園準備回房,她腳步頓了頓,回頭看著易溫寒,表情並不好,“有事兒嗎?”

  “都沒有什麼想對我說的嗎?”易溫寒走向宋知之,有些近的距離。

  宋知之眉頭微蹙,微微移開了一點腳步。

  表情很明顯的嚴肅。

  易溫寒臉色微沉。

  “你想說什麼?”宋知之不耐煩的問道。

  “有沒有想過有一天我們會變成這樣。”易溫寒說道,“你最終選擇了其他男人,而我和另外一個女人結婚生子。”

  宋知之冷笑,“對我而言,你跟誰在一起都和我沒有關系。至于我自己,說直白一點,季白間是所有女人都會向往的結婚對象,我能夠和他在一起我覺得是我的幸運。”

  易溫寒狠狠地看著宋知之,“所以你是真的很喜歡季白間了?”

  “這個問題我已經給了你無數次答案了。”宋知之冷然,“不妨再給你說一次,我很喜歡季白間,不只是喜歡,這個世界上,唯有他才可以我和相配,至于你……”

  宋知之輕蔑的眼神,帶著不屑,“差太遠。”

  “宋知之!”易溫寒拳頭緊捏。

  “好好做你的上門女婿吧,就算聶筱斐也不算什麼角色,但總比你一無所有的好,好好珍惜。”宋知之丟下一句話,轉身欲走。

  說真的,已經不想和易溫寒兜圈子了,兜圈子的結果太慢,激怒對方才能夠一針見血。

  “宋知之!”易溫寒叫住她,與此同時,猛力拉著她的手臂一個用力。

  宋知之不穩,直接撲進了易溫寒的懷抱里,還未反應過來,易溫寒突然低頭狠狠的親在了宋知之的嘴唇上。

  “唔。”宋知之覺得很惡心。

  以前的期待,現在全變成了厭惡。

  易溫寒卻完全不管不顧,死命的親吻著她,強勢的拗開她的嘴唇,試圖想要把舌頭伸進去。

  宋知之瘋狂的反抗,用盡全力將易溫寒推了出去,“你瘋了嗎?就不怕我大聲喊嗎?”

  易溫寒看著宋知之一臉厭惡的模樣。

  只是為了裝模作樣,此刻卻被宋知之如此反應氣得發抖。

  之前季白間親她的時候,她是怎麼一副少女懷春的模樣,換成他,就變成了這樣?!他寧願相信宋知之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也接受不了,宋知之對他如此的不屑。

  易溫寒轉身直接走了。

  宋知之看著他的背影,狠狠地擦拭著自己的嘴唇,她從沒想過易溫寒會突然做這種事情,所以完全始料不及。

  她回到房間,第一件事情就是刷牙。

  真的比吃了大便還要惡心。

  她真沒想過易溫寒的親吻會讓她反感到這個地步,她刷了一遍又一遍,循環了十幾遍才作罷,回到大床上,鬼使神差的拿起手機給季白間撥打了電話。

  那邊懶懶的接通,“宋小姐。”

  宋知之咬牙,這貨大概這輩子都不會改口了。

  她說,“在做什麼?”

  “宋小姐難得這麼關心我。”

  “我隨口問問,不說算了。”

  “在酒吧。”那邊直白。

  宋知之蹙眉,“喝酒?”

  “唱歌。”季白間補充。

  “還有呢?”宋知之問。

  “宋小姐是在查崗嗎?”那邊似乎低笑了一下。

  “我抽風。”宋知之猛地掛斷了電話。

  莫名一股怒氣。

  而她的生氣其實不是來自季白間,她居然發現,她會有那麼點內疚,因為易溫寒今天的王八舉動產生了罪惡感。

  她掛斷電話,心情很繁雜。

  而此刻錦城高級娛樂會所“蔚藍”VIP包房中,季白間放下電話,嘴角還拉出了一抹笑容。

  殷勤在他旁邊,拿著酒杯,“宋知之打來的?”

  “嗯。”季白間淡淡的應了一聲,拿起酒杯品嘗。

  “還真的情竇初開了?”

  季白間品著酒,沒說話。

  “宋知之看上去挺不錯的。”殷勤喃喃。

  比季白心那個女人好幾百倍。

  季白間嘴角淡笑。

  殷勤又開口道,“白間,你想過沒有,你和宋知之之間存在的矛盾關系?你們之間以後的沖突。”

  季白間拿著酒杯的手頓了頓,他說,“不會有沖突。”

  殷勤還想說什麼。

  季白間直接從沙發上站起來,“回去了。”

  殷勤一臉詫異,“這麼早?!”

  這才幾點?!

  季白間丟下一句話,“有婦之夫不宜在這種場合逗留。”

  “……”殷勤看著季白間的背影。

  這特麼就是在赤果果的炫耀。

  ……

  翌日。

  宋知之睡眠不足的起床。

  昨晚上發生的不愉快讓她很久難眠,熟睡了之後還夢到被大豬蹄子啃,看清楚人的時候居然是季白間,嚇得她半夜又驚醒了,她都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在欲求不滿。

  宋知之洗漱完畢,出門,想著下午2點出公務員考試結果,多少還是有些緊張,她剛走到大廳,突然听到一陣尖叫聲,而後看到朱媽急急忙忙的跑到大廳來,對著宋知之說道,“大小姐不好了,二小姐流產了,現在滿身都是血。”

  宋知之眉頭一緊,她就知道一切不會這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