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季白間的驚喜1(活動繼續)
  宋知之忙了一段時間,忙著復習參加金融考試。

  剛好這段時間聶家母女以及易溫寒都安靜得很,易溫寒是要參加考試的,也在復習。

  所以還算風平浪靜的過了半個月,如期而至的考試終于結束,宋知之成績一向不錯,智商不低,這種考試輕而易舉,當然,易溫寒也是如此,當年很順利的進入了葉氏管理機構。

  宋知之從考場出來,萬萬沒想到季白間會出現在大門口。

  考試的同學大多還是來自普通人,所以對于季白間這號人物並不太熟,就因為長得有些過分的帥,又開著一輛看似低調但卻貴得要死的黑色轎車,硬是引來了無數目光。

  宋知之走過去。

  季白間靠在副駕駛室的門上,紳士的給宋知之打開了車門。

  宋知之坐了進去,季白間回到駕駛室,轎車揚長而去。

  如此舉動,讓考場外議論紛紛,易溫寒也在其中,听到各種吵鬧的聲音,大多是贊美和羨慕之聲,臉色有些難看。

  離開了他的宋知之,真的比他想象的過得好很多。他到現在依然都無法接受,宋知之說走就走,說翻臉就翻臉。

  而此刻轎車上的宋知之,打電話給她父親報告了一下考試情況,完畢之後轉頭看著季白間,“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不是你說的一周兩次約會?”季白間連頭都沒有轉一下,看上去很認真的在開車。

  宋知之卻覺得這個男人冷漠得很。

  “但你這是兩周一次。”宋知之喃喃。

  “宋小姐不是要復習嗎?”

  宋知之翻白眼,不想與之爭執。

  轎車兜兜轉轉,停靠在了一個有些偏僻的港灣,但顯然可以看出,不是一個荒廢的地方。

  說真的,宋知之對于季白間的主動示好有陰影,她還記得上次季白間帶她去游樂場,就是為了要她命的,這次會不會讓她去和鯊魚共舞。

  季白間似乎看出了宋知之的心思,但沒有解釋,大步走在前面。

  宋知之只得硬著頭皮跟上。

  面前是一間建築在海平面上的玻璃房,僅有的一桌餐廳,四面通透,精致的裝修結合大自然的美麗,恍若世外桃源的地方。

  宋知之坐在餐桌前,直直的看著季白間。

  季白間眼眸淡淡的,“宋小姐對我防備很深?”

  “因為你總是出其不意。”

  季白間嘴角似乎上揚了一下,“承蒙夸獎。”

  他哪只耳朵听到她在夸獎。

  “這里我從來都不知道。”宋知之直言。

  不知道錦城還有這麼一個清靜唯美又繁華的地方。

  “私人的。”季白間說。

  “你的?”宋知之揚眉,“季大少才回來沒多久,就開始學會享受了。”

  “這叫投資。”季白間慢條斯理的喝著面前的檸檬水,“錦城能夠開發的地段有限,海域會是一個擴展的空間。”

  宋知之沉思,因為上一世沒有關注過經濟發展。仔細回想,這一片好像就是一個旅游景點區以及別墅開發區。但當時並不知道這是季白間的產業。

  正時,服務員上來了餐食。

  難得的,開了一瓶紅酒。

  “不是不準我喝酒嗎?”宋知之揚眉。

  “一杯還是可以接受。”季白間回答。

  宋知之癟嘴。

  兩個人吃著高檔的餐點,喝著紅酒,在這麼一片唯美的環境下,宋知之也恍惚感受到了一種浪漫。

  以前和易溫寒在一起的時候,他們約會的地方大多數都是平常人會去的地方,大排檔,公園,游樂場,冰淇淋店,倒不是嫌棄那些地方,宋知之只是覺得,委屈求全得很不值。

  慢悠悠的吃過午餐,兩個人坐在餐廳外的休閑椅上,慵懶的看著寬廣的海平面,宋知之不知道季白間還有沒有什麼安排,也莫名不想多問,就很自然的跟隨他的腳步。

  下午3點左右,宋知之靠在懶人椅上已經昏昏欲睡,總覺得身邊有什麼動靜,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楮的時候,迎面對上了季白間逼近的臉,在陽光海水的反襯下,那一刻還真的有點刺目的帥。

  她輕抿了一下唇瓣,以為會發生什麼……

  季白間卻站直了身體,說,“上船了。”

  “去哪里?”掩飾內心的那麼一點失落,宋知之回神警惕的問道。

  “放心,不會扔你去喂鯊魚。”

  “那我是不是還要感激你?”宋知之笑。

  “感謝你自己,瘦得跟排骨一樣,鯊魚不喜歡。”季白間邊說,邊走向了此刻已經停靠在了面前的豪華游艇上。

  宋知之以前不了解季白間,現在了解了,真的覺得這個男人有時候毒舌到,恨不得掐死他。

  她跟著也上了游艇,意外的,游艇上殷勤也在,除了殷勤之外,季白心以及幾個比較眼生但看上去像是季白間的一些朋友都在,所以這是季白間的一個小型聚會。

  宋知之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穿著,因為今天考試,穿著稍顯正式的黑色裙裝,不說難看,但絕對不適合party,她就知道季白間就從來不會給她一個完美的驚喜。

  游艇甲板上,大家穿著都很精致,各自拿著紅酒杯,優雅的吃著點心,他們的到來,不時會有人過來招呼,宋知之也不太認識,勉強應付著。

  轉了一圈,季白間帶著宋知之走向了游艇內的一個豪華單間,宋知之蹙眉,看著里面站著三個工作人員,畢恭畢敬的似乎是在等她。

  “做什麼?”宋知之莫名其妙,心里打鼓。

  季白間壓根沒回答,轉身就走了。

  宋知之窩著一股氣,此刻的工作人員連忙上前,將她帶到了化妝鏡前。

  所以,這是要給她梳妝打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