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老狐狸名不虛傳
  豪華公寓。

  宋知之離開之後,殷勤才點了一支煙,調侃道,“季大少還真是疼老婆啊,老婆在煙都不讓吸的。”

  季白間沒搭理殷勤,自己也點了一根。

  殷勤吐著煙絲,看著面前的煙霧縈繞,笑道,“說你是只老狐狸還真的名不虛傳。”

  季白間看了一眼殷勤。

  殷勤意味深長的繼續道,“得來全不費工夫。我就說以你的性格不至于把來路不明的宋知之放在身邊,原來如此。””

  “別隨便揣測我。”季白間上揚的嘴角冷漠道。

  “是啊,誰能猜透你的想法?!”殷勤嘀咕。

  從小玩到大,至今都不知道季白間這廝到底在想什麼。

  總覺得兩個人一般大但季白間就是比他“老奸巨猾”了一百倍,這貨的腦細胞和正常人構造都不一樣吧!

  而他卻就是習慣性的跟在他身邊,還特麼覺得倍有面子。

  他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腦殘!

  ……

  宋知之坐著轎車離開。

  她突然想到,她給她奶奶講的是中午在季白間家吃飯,現在回去那不是自己打臉嘛。

  宋知之有些無語的躺在靠背上。

  她拿出手機翻通訊錄,還真的找不出來一個可以陪她吃飯的朋友,上一世活得自己都鄙視自己。

  她自嘲的笑了一下,打算隨隨便便找個地方解決溫飽,電話在此刻突然響起,她看著來電,接通,“你好。”

  “大小姐是我,劉自忠。”

  “劉叔?”

  “宋首席剛剛因為血壓過高現在送到醫院,他不讓我通知其他人,就只通知你,你趕緊過來一下。”

  “好,是在錦城附一院嗎?”

  “是的。”

  “我馬上就來。”

  宋知之掛斷電話,讓司機開車去了醫院。

  她父親一向血壓有些高,上一世就是因為血壓高才會觸發腦溢血導致最後成植物人,而她在聶文芝的蠱惑下親手結束了她父親的生命。

  上一世真的是做夢都不會知道,是聶文芝在他父親飲食中動手腳才會導致的悲劇,這一世她絕對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她讓司機開得快了一點,到達目的地,宋知之急急忙忙的跑進去,往VIP病房區走去。

  剛走進大廳,突然和迎面而來的人撞了個正懷。

  宋知之退後兩步看著面前的女人,臉色蒼白,神情憔悴。

  女人手上拿著的那份病歷單順勢掉在了地上。

  宋知之連忙從地上撿起來,

  女人似乎皺了一下眉頭。

  “不好意思。”宋知之遞給她,

  女人接過,微點了點頭,離開了。

  宋知之回頭看著女人的背影。

  辛早早。

  如果剛剛沒有看錯,病歷單上寫的是人工流產?!

  記憶中,她好像沒結婚。

  此刻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宋知之轉身往她父親的病房跑去。

  醫院大門外。

  辛早早回到自己的小車上,隨手將從醫院拿出來的診斷結果扔進了一旁的垃圾桶,然後點火開車。

  表情很淡定,即使剛剛經歷過的那一切,難以形容的撕心裂肺。

  她開車回到自家別墅。

  別墅中很熱鬧。

  家里很久沒有這麼熱鬧了。

  她走進大廳,除了自己父親辛賀之外,她繼母汪荃還有她繼哥慕辭典也在沙發上,大廳中幾個陌生的工作人員在給他們看什麼。注意到辛早早回來,汪荃熱情道,“早早回來了,你過來幫你哥哥挑選一下訂婚照。”

  原來是訂婚照。

  過兩天慕辭典就要和豪門千金訂婚了。

  她淡笑了一下,婉拒,“我身體有點不舒服,想回房睡一下。”

  “哪里不舒服?”辛賀關切道。

  “爸,沒什麼,睡一覺就好。”辛早早微笑,然後轉身上了2樓。

  她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在了自己的大床上。

  身體很虛弱,臉色很不好,她只想這麼靜靜地躺一下。

  房門外響起鑰匙開門的聲音。

  辛早早諷刺的笑了一下,不管她怎麼反鎖,他都能夠打開。

  她沒有轉頭,就感覺到一個身影在她床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辛早早無動于衷。

  “去哪里了?”男人問。

  辛早早沒回答。

  “身體不舒服?”男人聲音抬高,故意拉長尾音道,“癢了?”

  辛早早冷笑。

  那一刻就感覺到一雙大手伸進了她的被窩里面。

  她很少反抗,有時候甚至是在忍受。

  但此時,她轉眸看著面前的男人,慕辭典,冷冷的說道,“如果你還有點良知,就別踫我。”

  慕辭典眉頭微蹙。

  “剛剛做了流產手術。”辛早早直言。

  這大概是辛早早第一次看到慕辭典凌厲的眼眸下那一絲慌亂。

  他也會良心不安嗎?

  然而下一秒,他卻說,“誰的?”

  辛早早真的連諷刺沒心情了,她說,“隨便你怎麼想。”

  “辛早早。”慕辭典把辛早早從床上一把抓起來。

  猩紅的眼眶那一刻顯得很恐怖。

  辛早早太虛弱了,她根本沒力氣反抗,就這麼無聲的瞪著慕辭典,她其實也很想知道,這個男人到底可以殘忍到什麼地步?

  “別自以為是!”慕辭典狠狠地說道。

  那是她小時候的事情了。

  小時候她只以為是的覺得慕哥哥是世界上對她最好的哥哥,所以他說什麼就什麼,他要什麼就什麼……

  沒得到辛早早的回應,慕辭典放下她,大步離開了,房門被關過來那一刻,響起無比劇烈的聲音,大概很氣。

  氣什麼?該高興她不給他添麻煩才是。

  ------題外話------

  話說辛早早你們還記得嗎?

  (*▔3)(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