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
  宋知之坐著出租車慢悠悠的回到宋家大院。

  大院中氣氛有些僵硬。

  一夜未歸,自然不會有好臉色。

  她卻裝作什麼都沒發生,輕快的走進大廳,看著坐在沙發上的秦慈玲,以及剛好周末他父親宋山也在,聶文芝在,倒是沒想到聶筱斐也在其中。

  她看了一下聶筱斐的臉色,果然不怎麼好。

  她完全可以想象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躺在自己親哥哥的身下時,那種崩潰,應該比她上一世經歷同樣的感受後,有過之而無不及。

  “昨晚去了哪里?電話也不接!”秦慈玲嚴厲的開口,“都鬧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了,還不知道收斂嗎?”

  “奶奶,我是手機沒電了。”宋知之軟糯糯的聲音說道,親昵的坐在秦慈玲旁邊,“昨晚上和筱斐一起吃飯喝醉了,到最後我都不知道為什麼被季白間接走了,然後晚上就在他那里過了一夜。”

  “女孩子家家都沒過門就住在一起成何體統。”秦慈玲批評,但听到季白間的名字後,聲音顯然緩和了些。

  “沒做什麼,奶奶你別多想,我知道愛護自己的身體的。”宋知之討好,又故意對著聶筱斐說,“不過筱斐,我明明昨晚上跟你一起的,怎麼我們就分開了,你去了哪里?”’

  聶筱斐臉一下就白了,那一刻神色明顯很不好。

  一邊的聶文芝連忙開口說道,“昨晚你們兩姐妹也真是的,都能把自己喝醉,筱斐也喝醉了,說醒了就沒看到你了,才自己提前回來了。”

  “哦。”宋知之點頭,笑得意味深長。

  聶文芝似乎也有些心虛,沒有在這件事情上深究。

  “昨晚上你說你和季白間在一起?”秦慈玲開口詢問。

  “是啊。”宋知之點頭。

  “你們之間……”秦慈玲沒直說,在等宋知之的答案。

  “我們挺好的,季白間說給我時間處理我的事情。”宋知之笑,“不管如何,我們宋家這麼大塊招牌,季家也舍不得。”

  秦慈玲听宋知之這麼一說,臉上終究有了笑容,帶著自豪的語氣說道,“那倒是,縱觀現在這麼多金融政要,誰比得上我們宋家。”

  “那是那是。”宋知之討好。

  家里的氣氛瞬間緩和。

  聶文芝和聶筱斐只能忍著陪著談笑,內心壓抑無比。

  一家人說說笑笑中,宋知之充電給季白間發信息。

  半個小時後。

  宋山的電話突然響了,宋山看著來電,接通,在听到電話內容後,整個人臉色都變了,變得很徹底。

  “怎麼了宋山?”秦慈玲連忙問道,這段時間的新聞讓秦慈玲也敏感了起來。

  聶文芝也關心的問道,“老公怎麼了?”

  宋山掛斷電話,臉色難看無比,“你們自己看新聞頭條!”

  聶文芝連忙拿出手機看。

  其他人也都如此,只有秦慈玲有些著急的說道,“你們給我念出來都是什麼?”

  宋知之翻著新聞頭版頭條,偌大的標題寫著——“某宋氏家族二女兒不雅照曝光,疑是出軌其姐夫。”

  “到底什麼新聞?”秦慈玲大聲道。

  宋知之看了一眼聶文芝,看著她臉色終于變了,聶筱斐甚至那一刻身體都在發抖。

  宋知之說,“奶奶,是筱斐的新聞,說筱斐昨晚上和易溫寒在一起,還被人拍到了他們上床的畫面,不堪入目。看上去不像是合成,這里還有一段小視頻。”

  “什麼?!”秦慈玲氣得直接從沙發上站起來。

  “媽,你血壓高,別生氣。”聶文芝連忙說道。

  “都是你教出來的好女兒!”秦慈玲指著聶文芝的鼻子罵道,“嫁入我們宋家還不知道好好管家自己的女兒,現在爆出這種丑聞,你讓我們宋家的臉面往哪里擱!”

  聶文芝一時半會兒也做不出解釋,應該沒想到會被媒體曝光。

  “到底怎麼回事兒?易溫寒到底和誰在一起?一會兒是和知之,現在又是和筱斐,一個易溫寒要把我們宋家搞得雞犬不寧嗎?!”宋山動怒,樣子很嚇人。

  聶筱斐嚇得不敢說一句話。

  她實在沒有想到,為什麼一覺醒來什麼都變了。

  昨晚上分明是算計宋知之給她下藥後讓她和易溫寒上床然後她將新聞發布出來,坐實他們在一起的事實,她萬萬沒想到,當她睜開眼楮的時候看到的是自己赤身裸體的躺在易溫寒的旁邊,要知道他們可是親兄妹,他們之間……

  真的比吃了蟑螂還要惡心,那一刻她真的恨不得去死。

  易溫寒在那時也慌了神,兩個人什麼都不管穿上衣服在凌晨3點匆忙的離開了酒店,回到家里把事情告訴了她母親,聶文芝甩手就給了她一巴掌罵她沒出息,這麼簡單的事情都搞砸了!

  明明算計反遭被算計,偷雞不成蝕把米,聶文芝還從來沒有這麼崩潰過。看著聶筱斐哭得要死要活的樣子心情更是煩躁到不行,好在她還算沉著,讓聶筱斐和易溫寒就當這事兒沒發生過,決定從長計議。

  壓根沒想到,此刻新聞就出來了。

  縱然聶文芝再大的能耐,也不知道現在該如何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