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昨晚你欲求不滿,但我不隨便
  翌日,清晨。

  宋知之醒來,頭劇痛。

  她都經歷了什麼,感覺整個腦袋都不是自己的了。

  她從床上爬起來,環顧四周陌生無比。

  我滴個去,這是哪里?!

  她完全斷片了。

  她只記得昨晚上她好像是和季白間在一起的,在一個港灣看著屏幕中易溫寒和聶筱斐,而後她讓季白間帶她去一個落腳之地,所以就是這里了……

  她再次打量,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

  臥槽。

  她的衣服呢?衣服呢?衣服呢?!

  怎麼就剩下一件松松軟軟的浴袍了。

  季白間還是把持不住嗎?像那晚上一樣……

  遐想之中,房門被猛地打開,宋知之本能的將自己的浴袍裹得緊緊的,隨即嘴角一勾,“是你啊?”

  季白間面目表情的看著她,“醒了就出來!”

  然後猛地又把房門關了過去。

  宋知之真的是不喜歡季白間的個性,她欠了他兩千萬嗎?臉那麼臭。

  她從床上爬起來,走進了房間里的浴室里面,看著自己有些蒼白憔悴的臉頰。

  果然酒精不是個好東西,她昨晚喝太多了,以前的她可是從來都沒有醉過。

  她用冷水洗了洗了臉頰,又打量了一下自己,忽然發現脖子上有一道很深的牙齒印,她用手摸了摸,此刻紅中泛青,顯然不可能是她自己咬上去的,而她昨晚上就和季白間在一起……

  有些人表面上是正人君子,背地里還不是衣冠禽獸。

  宋知之洗漱完畢浴室走向客廳。

  此刻季白間坐在落地窗前的飯桌前吃早點,悠然自得。

  “季白間,這里是什麼?”宋知之指著自己的牙印,嘴角上揚。

  季白間冷笑了一下沒有回答。

  那個表情就是一臉諷刺。

  “季白間。”宋知之再次開口。

  “宋小姐不僅可以重生,還能夠選擇性失憶?”季白間冷諷。

  宋知之蹙眉。

  “昨晚上都做了什麼宋小姐不知道了?”季白間揚眉。

  她做什麼了?

  做了少兒不宜的事情?

  季白間放下餐具,“宋小姐不記得了就算了。”

  他擦了擦嘴唇,似乎是吃完了,起身準備離開。

  “季白間,你吃干抹淨又想跑?”宋知之拉著季白間的手臂,不讓他走。

  季白間好看的嘴角又開始抽搐了,他推開宋知之的手,冷聲道,“宋小姐不是知道我不行嗎?說什麼腦子被門夾了才會嫁給我這種人……”

  宋知之吃癟。

  這個記仇的男人,聶筱斐一句話他記到現在,關鍵是還不當場發作,時不時出來冒酸。

  宋知之說,“我不是修復了腦子了嘛。”

  季白間“嘖嘖”了一聲,淡漠道,“昨晚雖然宋小姐欲求不滿,但我不隨便。”

  意思是就沒上床了?!

  真是白瞎了她還小激動了一下。

  她有些失落的坐在餐桌上,看著明顯多了一份早餐是為她準備的,宋知之心情又陡然好了很多。

  宋知之吃著早餐,感受著錦城溫暖的陽光照耀。

  季白間回房間把身上的睡衣換了下來,一件白色的休閑襯衣一條卡其色休閑褲,不太正式卻也不太隨便,在他身上恰到好處的帥。

  她淡淡的打量著,房門外突然響起了門鈴聲。

  季白間走向大門口,而後听到一個好听的女性嗓音,“哥,你居然讓我給你送女人的衣服過來?你不是一向把自己的清白看得比命還重的嗎?轉性了?”

  女人話音落,就看到了坐在飯廳吃早餐的宋知之。

  宋知之也看到了她,季白間同父異母的妹妹季白心,和季白里是龍鳳胎,比季白間小兩歲,和她同年。

  兩個女人的對視,都在互相打量。

  一會兒。

  季白心好像也不是一個特別能八卦的人,她轉移視線將東西遞給季白間,說道,“沒事兒我先走了,你要的東西都在里面。”

  “嗯。”季白間點頭。

  季白心就離開了。

  宋知之蹙眉看著季白心的背影,總覺得雖然季白間和季白心沒什麼交流但兩個人的感情應該不錯。

  季白間將購物袋里面一個黑色U盤拿了出來,然後把那個購物袋丟給了宋知之,“去換上。”

  宋知之看了一眼,是衣服,也沒多問什麼,吃完飯就去把衣服換上了。

  一套白色小洋裝,恰好是她的尺寸,穿上去剛剛好,連文胸尺寸都很標準,真的沒對她做什麼?!

  她走向客廳,季白間拿出筆記本插上了U盤似乎在看視頻,看著宋知之過來將電腦蓋上。

  “我不能看嗎?”宋知之皺眉。

  “昨晚你要的都有,現在我把東西傳給了殷勤,你想什麼時候報道出來?”季白間沒回答她,直接說道。

  “一會兒我回去後給你發信息。”

  “嗯。”季白間點頭。

  宋知之說,有時候有些固執,“為什麼不給我看看?”

  “少兒不宜。”季白間直白。

  “我是兒童嗎?”宋知之反問。

  “女人也不適合。”季白間將U盤取下,走了。

  宋知之生氣。

  季白間也不在乎她的情緒,淡漠道,“沒什麼事兒你可以走了。”

  宋知之真是不喜歡季白間冷得要死的態度,總有一天姐讓你欲火焚身!

  她起身離開,眼眸陡然一緊,接下來就是一場好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