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宋知之酒後撒野
  高清屏幕上,宋知之就這麼一直看著。

  房間中的兩個人迷迷糊糊的扭動著身體,剛開始只是在自己的位置上挪動,慢慢似乎感覺到身邊有人,那一刻甚至沒有停留,兩個人扭抱在了一起,毫無猶豫撕扯著對方的衣服,非常急切。

  宋知之喉嚨微動。

  她本來有些昏沉的腦袋這一刻似乎就這麼清醒了,她清清楚楚的看著兩個人瘋狂的擁吻,看著易溫寒那麼急不可耐的在聶筱斐的身體上撫摸……

  要說毫無情緒……

  其實也不盡然。

  總以為自己這一輩子都會和易溫寒在一起,總以為付出的真心會有絕對的回報,現在就這麼看著曾經愛到天荒地老的男人和另外一個女人,正欲翻雲覆雨。

  她輕咬著唇瓣,想到上一世自己也曾幻想過和易溫寒的第一次,幻想著穿什麼衣服,幻想著他的溫柔體貼,幻想著兩個人坦誠相見的甜蜜……

  面前的屏幕突然黑暗。

  宋知之那一刻情緒很不好,她怒視著季白間,“做什麼?!”

  顯然是季白間關上了屏幕。

  “我怕髒了我的眼楮。”季白間雲淡風輕的說道,此刻已經把平板拿了過去,放在了前排座位上。

  宋知之咬牙。

  兩個人剛開始,具體其實什麼都還沒看到。

  “要是不舍,現在還來得及。”季白間說,“我送你過去。”

  宋知之把頭扭向車窗外,一言不發。

  顯然在生氣。

  車內就這麼一直安靜。

  季白間不會主動開口。

  車子已經緩緩啟動,在錦城寬廣的街道上行駛。

  宋知之吹著涼風,看著窗外的景色,腦海里全都是剛剛易溫寒和聶筱斐的畫面,她突然覺得自己很虧,上輩子一直肖想著沒看到易溫寒的裸體,這輩子還是沒看到!

  即使,這輩子她沒興趣還是覺得,心有不甘!

  “去哪里?”前排開車的男人聲音有些冷。

  大概是在街上逛蕩了幾圈實在是沒什麼耐煩心了。

  宋知之說,“為了不暴露行蹤,引起某些人不必要的懷疑,你幫我找一個安全的落腳之地。”

  季白間似乎是透過後視鏡看了一眼宋知之,眼底的不情願宋知之在黑暗中都看得很清楚,但終究,季白間什麼都沒說,加快了車速,載著她開進了一個高檔小區。

  季白間打開車門下車。

  宋知之跟隨。

  之前坐在車上感覺不到,甚至有那麼幾秒覺得自己完全酒醒了,此刻一下車,面前一陣暈眩,宋知之那一刻不穩的靠在了車上,胃里還莫名反胃。

  季白間站在離她不遠處,一臉旁觀的看著她,壓根沒有要上前扶她一把的舉動。

  宋知之勉強讓自己穩定了一下,努力看清楚面前的人說道,“走吧。”

  季白間就轉身走在了前面,好在腳步不快,她跟著還不算太吃力。

  兩個人一前一後走進了電梯,宋知之眼神迷離的看著電梯中的數字一直翻滾,直到電梯停下。

  季白間走向一扇大門前按下密碼,走進玄關隨手給宋知之扔了一雙拖鞋在地上,“換上。”

  宋知之彎著腰換鞋。

  頭更暈了。

  還很想吐。

  她努力隱忍著,耳邊听到季白間涼涼的說道,“酒後吹冷風,活該。別吐在我家里了。”

  宋知之這一刻真的有點討厭季白間。

  明知道她都夠難受了還說風涼話。

  也不知道突然為什麼那麼大的勇氣,就跟她突然會被刺激著主動親吻季白間一樣,這次當然不是親吻,而是猛地一下撞到季白間的懷里,此刻季白間正環腰一臉冷漠的看著她艱難換鞋子,被突然的舉動驚訝了一秒,隨即……

  “嘔……嘔,嘔,嘔……”宋知之吐了。

  不只是吐在了他家里,還吐得他滿身都是。

  宋知之不知道季白間臉色如何,但那一刻她突然很爽。

  即使被季白間猛地推開差點摔在地上,她也莫名覺得痛快得很。

  “宋、知、之!”季白間咬牙切齒。

  “我還以為你不會叫我名字。”宋知之得意一笑。

  季白間狠狠的看著宋知之,似乎是壓抑了好久的情緒才克制著沒有去掐死她,他突然轉身離開,不久已經脫掉了面衣出現在她面前,“給我去洗澡!”

  “我偏不!”宋知之反抗,“我就喜歡這麼髒的在你家在你家在你家!”

  宋知之連蹦帶跳的也沒把鞋子換下來直接走進了季白間的客廳,然後蹦到了季白間的沙發上。

  “宋知之!”季白間叫她。

  宋知之沒理。

  “發酒瘋也看看地方!”季白間吼。

  宋知之依然沒理。

  “你給我下來!”季白間猛地一下抓住宋知之的手臂。

  宋知之吃痛。

  季白間用力,將宋知之直接從沙發上拉扯了下來。

  力氣很大,宋知之整個人直接撲到了季白間的身上,季白間一個不穩,被宋知之壓在了地板上,頭直接裝在了地上,“咚”的一聲,季白間忍得咬牙切齒,頭冒金星。

  而他身上的宋知之還不知好歹的在不停扭動,不停的在他身上……煽風點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