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將計就計2
  宋知之深呼吸一口氣,走向餐位。

  此刻聶筱斐臉色有些不爽,剛剛被一個無禮的服務員撞了一下,把她的衣服弄髒了些,想發火又礙于身份只得忍了,此刻看著宋知之回來,連忙笑道,“姐。”

  宋知之假裝沒有看到她之前的臉色,坐回位置淡淡的說道,“一會兒易溫寒要過來。”

  “你是想當面和他說清楚嗎?”聶筱斐問。

  “嗯。”宋知之點頭。

  聶筱斐嘴角一笑,“就是應該這樣,什麼事情說清楚的好。”

  宋知之難得去拆穿聶筱斐的陰謀詭計,如果沒有猜錯,聶筱斐今晚正好想把她送到易溫寒的床上,拿準她和易溫寒的石錘讓她百口難辯,現在易溫寒過來正好少了很多中間環節,自然是高興得很。

  兩個人約莫等了十多分鐘,易溫寒就匆忙的趕了過來。

  聶筱斐讓服務員加了餐具。

  宋知之就這麼不著痕跡的看著服務員拿了一個紅酒杯過來,然後為易溫寒添上了紅酒。

  沒發現什麼異樣,但宋知之就是可以肯定,這杯酒應該就是季白間的專程準備。

  她收回視線,轉眸看著易溫寒。

  易溫寒想開口說話,宋知之直接打斷,“先別說了,我們三個喝一杯吧。”

  她主動舉起酒杯。

  聶筱斐和易溫寒根本就沒有察覺到異樣,準確說想都沒有想過,甚至還覺得自己陰謀得逞。

  宋知之一干二淨。

  易溫寒和聶筱斐也如此。

  宋知之明顯的看到了聶筱斐一抹狡猾的笑容從她嘴角轉瞬即逝。

  “知之,我為那晚上我的失態道歉。”易溫寒看上去滿臉歉意。

  “沒什麼。”宋知之淡淡的說道。

  “只是,我們之間真的就不可能了嗎?”易溫寒深情地問道。

  “嗯。”宋知之點頭,“該說的話我都說過了。”

  易溫寒表現得很難受,“我真的放不下我們這段感情。”

  “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宋知之冷淡。

  “你真的對我沒感情了嗎?”易溫寒深情地問道。

  有。

  有無比惡心的感情。

  宋知之說,“淡了。”

  易溫寒那一刻臉色明顯有些不繃不住。

  他到現在都接受不了,宋知之突然的改變,更加接受不了的是,他這幾年的付出,如此在宋知之面前低聲細語溫柔體貼都他媽的白費了。

  隱忍著怒火,想到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易溫寒平靜了很多,他說,“既然如此,我以後也不會再糾纏你了,但如果你以後遇到什麼困難,有什麼不開心的可以隨時找我,希望我們還是朋友。”

  宋知之敷衍的點頭。

  “今晚我們不醉不歸怎麼樣?”易溫寒提議。

  是在表現自己的借酒消愁。

  聶筱斐當然是一口答應,宋知之倒也沒有拒絕。

  接下來,三個人談話不多喝酒不少,漸漸地,夜晚深了些,周圍的人都陸陸續續的離開。

  宋知之他們三個人都喝得有點多了,宋知之其實酒量不好,但那一刻還是多喝了些,然後整個人有些暈眩的看著面前的兩個人暈暈倒倒的趴在了桌子上。

  所以,藥效起作用了?

  宋知之嘴角一勾,她身子微動,茫然的眼神往四周看了一眼,一個人影就走了過來,熟悉的嗓音說,“剩下的交給其他人就行了。”

  “嗯。”宋知之對著季白間甜甜一笑,緋紅的臉蛋,風情萬種。

  那一刻是感激的。

  季白間似乎是愣怔了一秒,隨即轉身,走在了前面。

  宋知之跟著季白間,眼前有些不清楚,腳步也有些不穩。

  季白間帶著宋知之走向酒店電梯,觀光電梯可以看到錦城的夜景,美得璀璨,宋知之身體有些軟,靠在電梯上,眼神迷離的看著玻璃櫥窗外。

  彼此之間依然沉默以待。

  電梯到達,季白間大長腿大步走出,宋知之跟隨其後。

  酒店大門口,小廝恭敬地將給季白間打開他黑色高檔轎車的駕駛室,又給宋知之打開了後座車門,宋知之坐進去,季白間開車揚長而去。

  宋知之不知道季白間去哪里,至少不是送她回家的路。

  她好像也不擔心季白間會帶她去哪里,她就靠在車窗上看著窗外,一言不發。

  安靜的轎車內,季白間突然開口道,“是將兩個人送一個房間?”

  “什麼?”宋知之有些短路。

  “是把易溫寒和聶筱斐送一個房間嗎?”季白間重復,口吻並不好。

  宋知之不爽,這人耐心怎麼這麼不好。

  她說,“嗯,一個房間。”

  她說過,上一世給她的,她這一世會加倍奉還!親兄妹之間的亂倫……她可以想象這家人臉色得多好看?!

  車內又安靜了下來,直到車子停下。

  宋知之看著有些黑暗的空間,遠遠似乎有海浪的聲音,所以這是一個港灣嗎?

  她不知道季白間帶她來這里干什麼,她按下車窗,讓微涼的風從外面滲透進來,她喝了酒,此刻舒服多了。

  而突然的冷氣似乎讓季白間有些不爽,他轉頭看了宋知之一眼,而後還是什麼都沒說。

  一度安靜到有些窒息的空間,宋知之看到季白間拿出一個平板,開機設置,而後,宋知之看到了一間豪華套房,看到豪華套房的大床上,兩具昏睡的人動了動身體。

  宋知之知道,好戲就要上場了。

  她就這麼死死的盯著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