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詭計(2)
  安靜的大廳中,聶筱斐的聲音清清楚楚。

  秦慈玲臉色一沉,“往下念!”

  聶筱斐听話的小聲開口道,“據知情人報道,某宋家大小姐近日接受男友求婚,而求婚對象非原有婚約的季氏家族大少爺,而是大學時期一直就在一起的易某。據聞兩人在學校就是恩愛的一對兒,畢業即相約結婚。由此看來,傳聞中宋家和季家的婚姻名存實亡。”

  秦慈玲越听臉色越差。

  聶筱斐小心翼翼的將手機遞給秦慈玲,“還有照片。”

  此刻的宋知之已經打開了手機也翻到了此條新聞,照片除了昨晚上易溫寒跪地求婚的照片之外,還有很多他們大學時期的親密照片。

  所以……

  這就是聶文芝的反擊嗎?

  坐實她和易溫寒交往過!

  這個時候季家看到這條新聞肯定無法接受,婚約自然受到影響,而且她前幾天才親自上門去季家說會好好的做季家媳婦,這不是在自己打臉嗎?

  聶文芝還真是什麼陰招都想得出來。

  “到底怎麼回事兒!前兩天你爸還打電話給我說你變乖了,答應了和季白間的婚姻,還讓我給看個好日子,你現在又在做什麼?!我們宋家做事情就這麼沒分寸嗎?!”秦慈玲瞬間動怒。

  “媽,你別生氣,說不定知之有她的難言之隱。你血壓高,氣壞了自己怎麼辦?”聶文芝連忙好心說道。

  秦慈玲哪里靜得下來,狠狠地看著宋知之,臉色難看到極致。

  “奶奶,昨晚易溫寒是給我求婚了,但我拒絕了,我現在一心只想嫁給季白間。”宋知之解釋。

  “那新聞是怎麼回事兒?”秦慈玲問。

  “有人故意的。我會查清楚的。”

  “給好好查清楚,誰這麼亂寫新聞!”秦慈玲狠狠地說道。

  “好。”宋知之點頭,那一刻看了一眼聶文芝。

  聶文芝真的是半點臉色都看不出來。

  “又有新聞更新了。”聶筱斐突然又說道,“有人留言說,說姐前幾天才當眾宣布了和季家大少爺的婚約,今天突然就又答應了別人的求婚,說姐……”

  聶筱斐欲言又止。

  “說什麼?”秦慈玲厲聲道。

  聶筱斐似乎被嚇到了,連忙說道,“說姐水性楊花,還說宋家就教出了這樣一個大小姐!”

  秦慈玲氣得身體都在發抖。

  “媽,你別激動別激動,凡是都有解決的辦法,而且這都是媒體為了博得眼球故意亂寫的,你別生氣。”聶文芝趕緊安慰道,那一刻又連忙叫佣人叫了私人醫生過來,看上去就怕秦慈玲出事兒。

  宋知之此刻看著自己奶奶如此激動也不敢說太多,只得听著聶文芝一直在勸導,直到家庭專護醫生匆忙過來,給秦慈玲量血壓又吃了降壓藥,家里才稍微平靜了些。

  而就在此刻,宋山從外回來了,回來就大聲說道,“新聞是怎麼回事兒?季家剛剛打電話來質問我,我都不知道怎麼回答!”

  聲音很大,也帶著怒火。

  聶文芝連忙過去低聲道,“小聲點,媽剛剛血壓都爆表了。”

  宋山才注意到自己的母親,強忍下了怒火,走過去關心道,“媽你沒事兒吧。”

  “我現在沒事兒了。”秦慈玲冷靜了下來,“知之,你把事情說清楚了,這事兒到底怎麼回事兒?”

  “媽,要不你回房休息一下,知之的事情我和孩子爸解決了就行了。”

  “我現在沒事兒了,知之你把話說清楚。你到底現在想怎麼樣!”秦慈玲根本沒辦法完全平靜,聲音中依然帶著憤怒。

  宋知之深呼吸了一口氣,她看著自己奶奶,“我說過了,我拒絕了易溫寒,對,我承認我之前是喜歡易溫寒,但我們從來沒交往過,而且現在我也徹底和易溫寒斷絕關系只想一心嫁給季家。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爆出這樣的新聞。”

  “問題是現在季家對你意見很大。”宋山說,“剛剛季雲雷給我打電話,說婚約的事情他需要再考慮。”

  宋知之咬唇,“先把新聞壓下來吧,其他的事情我會想辦法和季家說清楚。”

  “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宋山直言,“之前就不說了,媒體沒有這麼大肆報道過,私下的事情大家睜一眼閉一只眼就行。但現在是關系到了季家的名聲,很難溝通。”

  “我會想辦法。”宋知之肯定的說道。

  “現在還有什麼辦法??!”秦慈玲這麼一听,臉色又變了,“宋家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宋知之無力反駁。對于認定的事情,她現在只能沉默。

  沉默的等待某些人的爆發。

  秦慈玲狠狠地說,“當初你說喜歡易什麼的我們全家是不是都反對過,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我要是季家我也不會要你這種有污點的媳婦!”

  秦慈玲是典型的以家族利益為重的人,但凡威脅到了宋家的名聲就會翻臉不認人,這也是為什麼,前世因為她的一意孤行導致她眾叛親離。

  聶文芝還真是抓住了秦慈玲的這一點,此刻也依然扮演好人角色,“媽,別生氣。我相信知之也不是故意的。”

  “不生氣?我能不生氣嗎?宋山你說現在怎麼解決?”秦慈玲質問。

  宋山也沒想到辦法。

  本來婚約在身再和別人交往就是不對,不管現在分手沒分手,都是他們不在理,被季家退婚,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只是要是真的走到那一步,宋家才真是丟臉丟大了。

  和平解除婚約和被退婚完全是兩碼子事兒。

  一度有些窒息的空間,聶文芝突然有些沉重的開口道,“我有些話但不知道該不該說?”

  “都是一家人,該說什麼說什麼。”秦慈玲厲聲道。

  “那我就說了,說得不對的地方還請媽不要責怪。”聶文芝小心翼翼的說道。

  宋知之就知道,聶文芝開始放大招了!

  ------題外話------

  哎呀,一波幾折總算簽約成功了,也就意味著,大家可以打賞了。?(????ω????)?(害羞臉)

  那些花花草草還有blingbling的都可以甩起來了。

  還有評價票什麼的,可以不要命的使勁投了投了。

  對了,25日的活動,之後會發具體通知,誠邀親們的支持,愛你們哦!

  (ゴ▔3▔)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