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渣男的求和等于自取其辱
  接下來的兩天風平浪靜。

  宋知之沒有感覺到聶文芝聶筱斐的半點異樣,也沒有再問她和季白間要結婚的事情,還是和以前一樣的相處,感受的依然是聶文芝如沐春風般的溫暖。

  那一刻讓宋知之都有種錯覺,覺得自己的重生可能是一場夢,事實上聶文芝和聶筱斐都是好的。

  當然。

  這並不是一場夢。

  她今天一早收到了易溫寒的短信,內容極其肉麻和煽情,大多是說他們在一起認識了3年多了,他放不下他們的感情,他們之間不應該就這麼結束了,他很難受,他很愛她,他希望他們可以見一面好好談談。

  宋知之很冷漠的看著那些感人肺腑的字眼。所以……聶文芝的第一步是先讓易溫寒來求和。這倒是最好的方式,不需要暴露任何一絲一毫,情侶之間吵架情侶之間復合了就好。

  她沒有回復易溫寒,把手機放在了一邊,一天都沒有搭理。

  想想以前只需要一個電話一個短信她就會精心打扮去見他,真的是諷刺得要死。

  到了夜晚,易溫寒撥打了電話過來,宋知之看了一眼,按下靜音沒接,然後就挑選了一條自己喜歡的睡裙去洗澡。

  洗完澡出來,隨手拿起手機,看到除了易溫寒的未接來電外,最多的是聶筱斐的。

  宋知之想了想,給聶筱斐回撥了過去。

  “姐,你干嘛都不接電話!”那邊傳來聶筱斐很不滿的質問聲音。

  “怎麼了?”宋知之語氣冰冷。

  “易溫寒現在在買醉,攔都攔不住,姐,有什麼話當面說清楚不好嗎?突然單方面宣布分手誰都受不了,你怎麼現在變這樣了呢?”聶筱斐責備,口吻非常不好。

  宋知之抿了抿唇,“他在哪里?”

  “我把地址給你,你過來看看吧。”聶筱斐說完,猛地掛斷了電話。

  宋知之接到聶筱斐的定位分享,猶豫了一下,換了套外出服叫張叔送她出門。

  半個小時到達目的地。

  宋知之很平靜的走進了酒吧的一個包房中,她倒是想要看看,易溫寒會怎麼樣他的表演。

  她推開房門。

  那一刻,突然“砰”的一聲,是彩帶噴發的聲音。

  彩花緩緩的從天空掉落下來。然後,她看到易溫寒穿著黑色西裝出現,在微弱的燈光下,顯得很浪漫。

  所以……

  易溫寒是打算當眾求婚了。

  他就那麼有自信的覺得,她一定會答應嗎?周圍人還不少,包括很多大學時期的同學,以及聶筱斐。

  宋知之從頭到尾很冷靜。

  上一世,他們認識9年,從大二到大學畢業6年,由始至終易溫寒都沒有說過要娶她,偶爾她的暗示他都視若無睹。有時候她說到明處,他會借口說等事業有成。

  真正事業有成的時候,他親手將她從樓頂上推了下去。

  宋知之淡漠的看著易溫寒,原來……想要讓他娶自己,只需要一句分手就行了。

  “知之,我知道這很唐突,但之前你就說,大學畢業我們就結婚,我沒把這句話當玩笑。”易溫寒深情的說道。

  “是嗎?”宋知之喃喃。

  “所以……”易溫寒單膝下地,拿出手上的盒子,打開。

  一枚戒指躺在里面,鉑金戒指,沒有鑽,也不是什麼名貴的牌子。

  宋知之就這麼靜靜地看著。

  “知之,嫁給我,我發誓這輩子我會好好照顧你。”易溫寒煽情的說道。

  宋知之無動于衷,她平靜的說,“結婚後你打算用什麼養我?”

  易溫寒看著她,沒想到宋知之一開口會說這種話。

  他一直覺得,只要他主動,宋知之就會熱情回應,他從來沒有想過宋知之會反抗他。

  宋知之接著說道,“你現在剛大學畢業,正準備考金融商務員。目前租房住,並沒有經濟來源,你的積蓄都只是你讀大學的時候申請的助學金。我們結婚了,我們該怎麼生活?揮霍你的積蓄,還是讓我父母資助我們?”

  易溫寒臉色有些微變。

  “我以前一直覺得你是一個成熟的人,但這一刻我很失望。”宋知之說,沒有留任何情面的說道,“婚姻不是兒戲,不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你甚至沒有主動見過我的父母就單方面求婚,最重要的是,我們從來沒有交往過,你現在突然說結婚?易溫寒,我現在懷疑你有真心嗎?”

  易溫寒被宋知之說得啞口無言。因為想要逼著宋知之早點悔婚他們確實沒有確定過關系,現在反而讓他百口難辯,加上宋知之對他目前“一事無成”的諷刺,在這樣的情況下,讓他顯得很難堪。

  一邊的聶筱斐也真的沒想到宋知之會說如此咄咄逼人的話,她真的難以相信宋知之就好像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以前對易溫寒的百依百順都是假的嗎?

  她忍不住大聲說道,“那也是因為你突然說要嫁給季白間,易溫寒才如此考慮不周的,他是因為愛你怕失去你才亂了分寸。”

  宋知之冷笑著,“之前我想和易溫寒好好在一起的時候,易溫寒怎麼拒絕我的?說不想做第三者。現在我誠心要嫁給季白間了,易溫寒你突然這麼做,是打算坐實小三的身份嗎?”

  易溫寒臉都綠了。

  這一刻真正的被宋知之諷刺得體無完膚。

  宋知之淡漠著繼續說道,“我一直覺得你是一個很會為別人考慮的人,我沒想到你會做讓我如此為難的事情。”

  “知之,我是真的很愛你才會如此。我們現在可以不結婚。”易溫寒從地上站起來,去牽宋知之的手。

  宋知之不著痕跡的避開了。

  易溫寒有些尷尬,隨即說道,“你給我點時間,我會給你幸福的。”

  ------題外話------

  嗯呢,渣男以為隨隨便便勾勾手指頭咱們知之就從了。

  啊哈!

  夢去吧。

  小宅飄走……達拉達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