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當眾宣布婚約
  化妝間中,宋知之因為季白間的話莫名的耿耿于懷。

  這男人是從古代走出來的吧,這叫輕浮?這叫品味懂嗎?!

  “宋小姐不喜歡腮紅的顏色嗎?”化妝師小心翼翼的問。

  宋知之回神,“沒有。”

  “哦。”化妝師繼續上妝,分明看著她一臉不滿的樣子。

  上妝花了將近一個小時。

  宋知之很滿意的走出化妝間,季白間坐在貴賓室等她,看著她出來,放下了手上的雜志,從沙發上站起來。

  然後……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經過半天的相處,宋知之也了解了季白間這個男人的惜字如金。

  兩個人離開禮服區,坐在宋知之的轎車去宋家。

  一路上兩個人也沒有什麼交談,季白間給人的感覺就是很生疏,很冷漠,很不容易接近。

  床上時可熱情多了!

  宋知之心里暗笑。總覺得,她知道很多季白間不為人知的事情,而這種認知讓她莫名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優越感,心里還挺自豪。

  轎車已經到達宋家,季白間已經淡定自若的下了車。

  宋知之跟上。

  兩個人並肩,保持著生疏的距離。

  宋知之想了想,主動挽住了季白間的手臂。

  季白間轉頭看著她,臉上就是一副很不情願的樣子。

  好在,季白間也沒有直接拒絕,兩個人就這麼親昵的一起,走進了宋家四合院的主會客廳。

  此刻,偌大的宴會廳已經有了好些人,來的都是些上流社會的大少爺大小姐,穿得西裝革履,妖嬈多姿,熱鬧非凡。

  而作為此次生日party的絕對主角聶筱斐正在人群擁簇中接受各方贊揚,身穿純白色晚禮服瓖著璀璨的碎鑽,頭上戴著鑽石皇冠,縴細的身影在燈光下閃閃發光,恍惚中像天使一般,引人睹目。

  宋知之就知道,聶筱斐不管在任何場合下,都會在自己身上大做文章讓人不得不注意到她的存在。

  此刻。

  大廳中因為宋知之和季白間的到來,所有人的視線瞬間轉移到了他們的身上。

  不僅郎才女貌的身姿,而是兩個人即使有婚約卻從來沒有一同出現過,所有人都知道,宋知之有喜歡的人,傳聞季白間又不行,這樁婚事早晚得黃,但現在,兩個人卻如此親密的走在一起。

  聶筱斐那一刻臉色也有些微變。

  不只是宋知之挽著季白間出現,更重要的是,宋知之今天的穿衣打扮顯然比她想的好看很多,妖嬈的身姿在金色的禮服下嫵媚性感,她甚至覺得,全場男人的視線全部都集中在了宋知之的身上,注視著她本來就過于絕色的臉蛋以及凹凸有致的身段。

  她隱忍著心里的不悅,主動迎上前,“姐,我還說你去哪里了,現在才出現,沒想到你會把季少爺帶過來。”

  聶筱斐略帶羞澀,少女懷春的看了一眼季白間,嬌柔的模樣,大概是男人都會心動的模樣吧。

  其實聶筱斐長得不算絕色美女,但性格和稍顯柔軟干淨的五官就是讓人覺得清醒脫俗,才會讓人覺得她天真爛漫乖巧無害。

  “姐是不是因為我把易溫寒帶了過來,所以把季少爺也帶過來了。”聶筱斐問,白皙的臉蛋紅潤得特別好看。

  宋知之嘴角一笑,直言道,“你想多了。我帶白間過來,只是因為他是我未婚夫。”

  聶筱斐看著宋知之,有些驚訝但沒有暴露任何情緒,還是那般柔弱的說道,“可是昨天你才給季少爺說悔婚……”

  “那是昨天的事情,也是我的一時糊涂不懂事,今天趁著你生日party這個平台,也是想要讓大家知道,我和白間即將成婚的事情。”宋知之聲音略大。

  剛好,大廳中的人都能听到。

  那一刻整個會場一片嘩然。

  所以宋知之帶著季白間出現是為了宣布兩個人的婚約?所以傳聞說宋知之有喜歡的人都是假的嗎?!

  “可是你曾說嫌棄季少爺不行,還說腦子被門夾了才會嫁給他。”聶筱斐說,分明是故意挑撥離間,卻就是可以一臉單純。

  宋知之咬牙,轉眸看了一眼季白間。

  好在季白間一向不露聲色,此刻也並沒有因為聶筱斐的話而有任何反應。

  宋知之回頭對著聶筱斐,臉色一沉,“聶筱斐,你也算半個大家閨秀,有些話當說不當說,還要我做長姐的教你嗎?!”

  聶筱斐一頓,那一刻被宋知之突然的凌厲驚住。

  宋知之從來不會這麼對她說話,這一刻對她的教訓讓她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簡直就是無地自容,而因為自己乖乖女的人設,也不敢反駁回去。

  她緊咬唇,看上去很委屈。

  宋知之自然不會再被聶筱斐的虛偽所蒙蔽,沒想過聶筱斐台階下,轉移了視線,對著現場的所有人,聲音高昂,“我和季白間的婚約在即,日子定了就會通知大家,還望大家賞臉參加。”

  一時有些安靜的院落,有人連忙附和道,“那是當然,恭喜季大少和宋小姐。”

  緩緩,附和的聲音越來越多。

  聶筱斐的生日宴突然就成了宋知之的主場了,大家對宋知之各種熱情。

  畢竟,沒有宋知之庇護的聶筱斐,壓根算不上什麼上流社會的大小姐。

  聶筱斐臉色有些繃不住了。

  宋知之是瘋了嗎?昨天分明還上門悔婚,今天卻在她的生日宴上當眾宣布婚約?!完全不給她任何情面!

  季白間分明是她的!她才是那個可以嫁給季家財閥的人!

  正時,易溫寒從人群角落中走過來。

  易溫寒一向“低調”,總是出現在人很少的地方,此刻會這麼走出來大概也忍不下去了,他說,“宋知之,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宋知之看著易溫寒,看著戴著斯文眼鏡一派儒雅書生的模樣,腦海中呈現的卻是那張殘忍的臉,她要很努力很努力才能夠控制自己不暴怒的情緒,她說,“我們談一下。”

  說著,就準備和易溫寒離開宴會大廳。

  “等等。”季白間叫住宋知之。

  宋知之回頭看著他。

  這個男人是不信任她嗎?

  季白間並沒有給宋知之任何回復,那一刻只是慢條斯理的一顆紐扣一顆紐扣的解開了自己的西裝,脫下來披在了宋知之的身上。

  宋知之更加迷惑了,她只感覺身體上傳來了季白間衣服的溫度,隱約還有他陌生的味道。

  “別凍著了。”季白間說,嘴角那一抹笑分明就是意味深長,但在別人眼中卻看出了滿臉寵溺。

  如此親密的舉動讓所有人驚訝,從沒覺得兩個人會如此親昵,卻又莫名的和睦。

  旁邊的聶筱斐和易溫寒臉色不好到了極點,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終究沒發怒。

  宋知之沒管其他人的視線,她這一刻顯然知道季白間的故意舉動,不就是嫌棄她布料太少了嗎?男人天生的佔有欲!

  她踮起腳尖,在季白間的耳邊輕語,“以後,都只露給你看。”

  季白間嘴角微僵,當著眾人的面硬生生拉出一抹笑容,硬是帥氣逼人。

  兩個人的互動在外人眼中就是情侶之間的親昵。

  傳說中兩人沒感情的謠言似乎,不攻自破。

  ------題外話------

  都在養文嘛?!

  都在養文嘛?!

  來來來,評論區讓宅看到你們的存在。

  (*▔3)(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