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約會,你太浮夸!
  安靜的小車內。

  季白間足足看了宋知之10分鐘。

  這10分鐘內,宋知之不知道季白間在想什麼,但她總覺得,季白間不簡單,至少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麼簡單。

  前世被人撞見他們通奸在床。

  她當時慌得一批,季白間由始至終從容不迫。

  有那麼一秒她甚至覺得季白間是經歷過萬千風雨的人,要不然,平常人怎會如此淡定。

  重要的是,季白間母親在生他之時難產早逝,第二年季白間的父親就另娶,第三年又生了一個兒子。季白間在季家相當于單槍匹馬,後又被傳言不能傳宗接代,可那麼多年里,季家卻還是沒能讓季家二少爺季白里取代季白間的地位。

  再則,宋知之實在不明白,為什麼季白間分明沒有不行,卻任由謠言滿天飛?!不想澄清事實又為什麼會和她真的發生關系?而她很清楚,那晚上被下藥的人,只有她……

  季白間這個男人真是滿身的謎,這個謎團,總覺得比她想象的更強大。

  而她現在迫切需要一個強大的後盾,保她周全!

  “宋大小姐一番話說得如此讓人動容,我無法找到拒絕的理由。”季白間終于開口,淡淡的語調就是讓人摸不清他的情緒在哪里。

  宋知之認真道,“那就不要拒絕,我們之間的合作一定是天作之合。”

  “天作之合?”季白間嘴角一勾,意味深長的說道,“不過虐渣,確實要趁早!”

  宋知之還未來得及多想,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宋知之看著來電,嘴角動了動。

  易溫寒。

  手機屏幕上的昵稱是一個“寒”字。

  她看了一眼季白間,季白間坐在離她很遠的地方,完全沒有因為她有任何異響而做出任何反應。

  宋知之按下接通鍵,“喂。”

  “是我。”傳來的熟悉聲音,這一刻卻讓宋知之抓狂。

  她還能夠深刻的記起,他用如此嗓音說著殘忍的話語時,那是她這一輩子都揮之不去的噩夢。

  “嗯,有事兒嗎?”宋知之盡量控制情緒。

  “今天聶筱斐生日,邀請了我,我本來不打算來的,抵不過她的熱情。”

  “我知道,她給我說過了。”宋知之顯得有些冷漠。

  “你知道我不太喜歡你們的那種環境,到時候我過來待一會兒就走。”易溫寒說。

  “好。”宋知之點頭。

  “下午見。”易溫寒笑了笑,帶著暖意的嗓音。

  宋知之抿唇,緩緩道,“下午見。”

  掛斷電話,宋知之咬牙切齒。

  就是易溫寒這種虛偽的溫暖讓她沉溺其中,她現在恨不得殺了他。

  “看來宋小姐喜歡腳踏兩只船。”季白間漫不經心地說道,真的感覺不到他任何的情緒,喜怒哀樂?仿若就是在說無關緊要的事情,“還是說宋小姐喜歡家里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

  “給我點時間處理。”

  “那是你的事情。”季白間淡漠。

  “我說過我這輩子只認定你一個人。”宋知之堅定無比。

  季白間抿唇,轉眸,不搭理。

  宋知之覺得,想要攻克季白間,並非易事。

  轎車停在錦城最奢華的商場門口,兩人下車,宋知之帶著季白間走了進去。

  季白間從頭到尾都沒有問她要做什麼,他半點都不好奇嗎?還是對她,根本就提不起興趣,才會這麼興致缺缺的樣子。

  宋知之帶著季白間走進了商場頂樓餐廳,唯美的餐廳環境顯得無比浪漫。

  他們在服務員的安排下坐在了靠窗邊的位置,零零碎碎的陽光打落,將整個錦城的唯美盡收眼底。

  所謂錦城,炎尚國首都,最繁華的商業金圈,寸土寸金。

  說到炎尚國的金融經濟,主要掌握在三大財閥之中,包括季弘集團,辛氏集團還有殷氏集團,集團財富按照以上排名順序,歷年來經久不衰。

  而炎尚國的金融經濟也有一個隱藏的內部管理者,掌控著包括三大財閥以及所有金融集團命脈,為神秘的葉氏家族。可以說葉氏家族的一個決策就能引起整個炎尚國金融圈的狂風海浪,甚至當年在爭奪皇位之時,如不是葉氏主動退出棄政從商,也不會是現在的政權,所以連炎尚國皇室都會忌憚三分。

  如此有權有勢的家族,在歷年來的發展中形成了一個龐大的金融管理體系。葉氏每年都會通過正式的考試納新人員,甚至比炎尚國公務員考試更難也更受歡迎,工資高幾倍不說,一樣有權在手。

  她父親宋山作為第一首席外交官算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而這種地位的人炎尚國還有三個,分別是第一首席財務長,第一首席秘書長,第一首席檢察官,四角鼎力共同扶持著葉氏家族的發展。

  恰在這一世,葉氏家族的第十任掌舵人膝下無子,且無旁系,繼承人之位空缺,現掌舵人年邁已高,金融界勢必在不久的將來引起繼承人之爭的巨大變動,虎視眈眈的人很多。

  好在,葉氏家族早在百年前便明文規定,財閥集團不能參與金融管理機構,所有財閥均不會成為競爭者,自然就成為了助力者,想要拉攏的人很多。

  “先生小姐,可以點餐了嗎?”服務員恭敬的問道。

  宋知之看著季白間,“你點吧。”

  季白間沒有推脫,拿過點餐菜單隨意的翻了起來,也沒有遵循宋知之的意見,點了一些他們兩個人的餐食。

  服務員離開。

  剩下的兩個人彼此安靜。

  宋知之覺得,她不開口說話,季白間就會一直沉默。

  她主動打開話題,“你平常喜歡做什麼?”

  “沒什麼興趣愛好。”

  “那你喜歡吃什麼?”

  “我不偏食。”

  “你喜歡哪種性格的女孩子?”

  “沒有喜歡的。”

  “你喜歡旅行嗎?”

  “看心情。”

  宋知之盯著季白間,這人怎麼這麼無趣。

  她控制情緒,“那你有什麼想問我的嗎?”

  “沒有。”

  “反正以後你可以慢慢了解我,我也會慢慢了解你,我不著急。”宋知之笑。

  季白間看了一眼宋知之,對于她的熱情,依然冷漠處之。

  終究那頓飯吃得不算融洽。

  吃過之後,宋知之和季白間離開餐廳,宋知之說,“下午聶筱斐的生日party。”

  “然後呢?”

  “我希望你可以和我一起去。”

  “你倒是什麼都不怕。”季白間冷笑。

  宋知之蹙眉,好半響才反應過來,季白間大概就是在說也不怕他撞見易溫寒。

  她肯定道,“我不會再和易溫寒有任何關系。”

  季白間聳肩,一臉無所謂。

  宋知之也不多做解釋,有些事情需要做出來才會有信服力,她轉移話題道,“一起去選禮服吧。”

  季白間沒有拒絕。

  宋知之總覺得季白間這個人,總是一副不主動不拒絕的態度,完全無法揣摩。

  他們一起走向錦城最奢華的禮服專區。

  宋知之一邊挑選一邊問道,“你適合穿什麼顏色?”

  “都適合。”季白間答。

  宋知之轉眸看著季白間,在審視。

  季白間很坦然。

  好吧,你帥你了不起。

  最終宋知之給季白間選了一套黑色的西裝,西裝領口是金色的,並不會覺得怪異,反而將他有些過于完美的臉頰襯托得更加鮮明了些,而宋知之給自己選了一條性感的金色長擺禮服,就是故意的相得益彰。

  偌大的落地鏡前,雙方都換好了禮服,宋知之問,“好看嗎?”

  季白間一副不太熟的眼神淡淡道,“還行。”

  宋知之笑。任何女人都喜歡被夸獎,特別是外貌。

  事實上她長得確實很漂亮,22歲的她皮膚細膩白皙,不施粉黛也能光彩亮麗,大大的眼楮漆黑的眼眸燦若星子,小巧的鼻子唇色極好的嘴,微微一笑傾國傾城。

  她正滿意于自己的長相時,就听到身邊一個涼涼的嗓音又說道,“就是太輕浮。”

  “……”宋知之盯著季白間。

  不就露了個後背來了個深溝而已,哪里輕浮了哪里輕浮了?!

  ------題外話------

  每天準時報到。

  更新少是少了點,別心急,總會有爆更的時候。

  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