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寵我,我超乖!
  季家奢華大廳。

  宋知之被季雲雷罵得臉紅耳赤。

  她微微轉眸看了一眼旁邊的季白間,顯然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

  她咬緊唇瓣,在這種情況下很清楚的知道,僅僅道歉是沒用的,反而會彰顯她的無知和蠻狠。

  宋知之深呼吸,直言道,“昨天是我的錯今天我專程上門道歉,我知道我的任性不應該被輕易原諒,但從根本上講,悔婚對我們兩家都不是什麼好事兒。而我真心我希望季伯伯可以看在我年少無知的份上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做好季家媳婦的。”

  季雲雷當然不可能就這麼輕易答應,這不是掃了自己面子嗎?被一個小丫頭片子胡鬧一通。

  好在此刻,宋山趕到,感覺到季家氣氛不太好,連忙讓自己的助手把帶過來的陳年老窖拿過來走向季雲雷,遞給他,“老季,不好意思,是我教導無方,這孩子從小被我慣壞了。”

  “確實得好好管教一下,一天一個想法,半點沒有大小姐該有的分寸。”

  “是是是。”宋山點頭道,“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訓她。所以婚約的事情……”

  “婚約照舊。”宋知之對著自己的父親,“我已經反省了,我不應該任性,宋家和季家的婚姻不是關系到我和季白間,更是關系到我們兩家的地位顏面,我知錯了。”

  宋山不相信地看著自己女兒,這又是抽哪門子的風?

  “爸,我現在認識到了我的無知,我想繼續這門婚事兒。”宋知之對著宋山,很肯定的說道。

  宋山蹙眉,小聲在宋知之耳邊道,“你確定?”

  “我很確定。”

  “季白間的情況你要考慮清楚。”宋山再次提醒。

  所有人都認為季白間不行!只有她知道這男人有多禽獸。

  她再次點頭,“爸,考慮得很清楚。”

  宋山沉默了幾秒,現在金融界非常時期,站在他的角度肯定是希望有一個財閥在身後支持自己,而且這門婚事是全城甚至全國皆知,悔婚掃的是兩家顏面!

  既然如此。

  宋山連忙開口道,“老季,孩子不懂事兒,讓你見笑了。既然是知之的一時無知犯下的錯誤,她也認錯了,也希望你大人不計小孩過,婚約的事情還是照舊,他們也老大不小了,回頭就把日子定了。”

  “我也就是看在我們多年交情上不想跟小丫頭計較。”季雲雷雖內心不悅但雙方聯婚有利無弊,何況金融首席官宋山都已經登門道歉了,他再蹭鼻子上臉,損壞的是雙方的交情,名不和官斗,也就順著台階下了,“但我丑話說到前面,要再這樣,那真不是一兩句話就能過去的!”

  “那是那是,經過這次之後我相信她也吸取教訓不敢了。”宋山附和著。

  “這事兒就這麼說定了,過幾天我看幾個好日子和你商量。”季雲雷道。

  “好。”宋山也一口答應。

  長輩間又場面的說了一些,氣氛一下緩和了下來。

  宋知之轉頭看著季白間。

  季白間回頭也這麼看了她一眼。

  宋知之嘴角一笑,笑容很甜,明顯在示好。

  季白間面無表情,轉移視線,根本不領情。

  “對了,我還在上班,這時也該回去了,我就先走了老季。”宋山說,轉頭看著自己女兒,“知之和我一起離開嗎?”

  “我想約白間出門一趟。雖說一直有婚約但彼此都不怎麼了解,我想趁著結婚前能夠多點接觸。”

  “那自然是很好。”季白間還未開口,季雲雷直接說道,“白間你是男人,也該主動點才是。”

  “是。”季白間對自己父親還是很尊重。

  幾個人又說了些冠冕堂皇的話,宋山帶著助手離開,宋知之也和季白間一起走出季家,回到宋知之的轎車上。

  安靜的小車內,季白間冷漠的嗓音開口道,“宋小姐這到底是演哪出戲?”

  “讓你相信我真的想嫁給你,就這麼難嗎?”宋知之反問。

  “確實很難。”

  “季白間,我現在說再多可能你都不會相信,而且也起不到什麼作用,但有一點你不得不承認,我們結婚對我們雙方有利。我很清楚的知道,你們季家,你也只是名義上的繼承人而已。”

  季白間18歲那年遭遇車禍,車禍後就有傳言季家大少關鍵部位受損,不能傳宗接代。而財閥絕不允許無後,于是季家二少爺季百里自然就成了理所當然的繼承者。

  仔細一想,上一世易溫寒設計她和季白間上床,一方面為了讓她的死得于情于理,另一方也是為了讓聶筱斐能夠名正言順的移情別戀上季白里,嫁給真正的季弘集團繼承人。

  如此陰險狡詐,若非重生一世她豈能識破?!

  宋知之隱忍著情緒,繼續說道,“你繼母應該不會讓你順利拿到季弘集團。但以我的身份嫁給你,就給了你更大的資本去爭取繼承人之位。否則,我也可以嫁給你同父異母的弟弟,我相信,以我們家的實力,你父親是不會拒絕的。”

  “在威脅我?”季白間揚眉。

  “不,只是在分析利弊關系,季大少是明白人,知道我們結婚的好處。”

  “所以我好處很多,而你要的是什麼?”季白間直截了當,不會輕易听信她的一面之詞。

  宋知之回答,“寵我。”

  季白間眼眸一緊,顯然被宋知之的話驚住。

  “寵我,我發誓我超乖!”宋知之認真的眼神,一字一句。

  季白間唇角又開始抽搐,那一刻確信自己是真的遇到瘋子了。

  “我會謹遵三從四德,不會水性楊花勾三搭四,我會對你忠心不二絕不讓你頭上戴綠。我發誓這輩子只認定你一個人,其他男人就算脫光了衣服站在我面前我也會視而不見……”

  “宋知之!”季白間似乎听不下去了。

  記憶中這個男人其實很沉默寡言的,而且一般不會表露自己的情緒。

  此刻顯然,被她點怒了。

  宋知之大大的眼眸直直的看著他,顯得特別真誠。

  季白間眼眸一轉不為所動,冷聲道,“說人話!”

  宋知之無語。

  這個不懂情調的男人,難怪在床上的時候弄得她那麼痛。

  她說,“我想要你保護我,以及……我的家人。”

  季白間臉色一沉,眼神帶著審視。

  宋知之繼續說道,“我知道你很難相信以我們家現在的情況需要保護,但事實就是,不懷好意的人很多,我必須一一鏟除!所以我想找一個值得信任的人,而我信任你。”

  ------題外話------

  達拉,準時更新。

  愛你們麼麼噠。

  喜歡一定要收藏哦。

  評論什麼的,讓宅樂呵樂呵。

  (ゴ▔3▔)ゴ?∼